社會企業亞洲經濟通訊社 ASIAN ECONOMY NEWS AGENCY

一個公務員之死?

記者:張俊明 新聞分類:台灣在線 更新日期:2019-11-20 19:50:00

(亞洲經濟通訊社/記者張俊明特稿) 如果要界定一個公務員的「生命」是否存在,我以「尊嚴」來作為判斷公務員「生命」跡象的指標,沒了尊嚴,這個公務員算是死了。

公務員尊嚴的相對詞,我認為是「志節」,我相信每一個公務員都是從「志節」中激發出「尊嚴」,志節是士大夫的風骨,如同中唐時期韓愈等古文運動家提出的「文以載道」的精神是一致的。

當今公務員的生命還存在嗎?在政治選邊靠與公部門的職場霸凌中,還能苟延殘喘的寥寥無幾,職場霸凌公部門比民營企業更嚴重、更殘忍,甚至更毫無人性,雖然勞動部為協助與處理企業或公部門員工,近年來則採行「員工協助方案」,希望能藉此方案服務,照顧好每一位公務員的職場權益與家庭生活,但以記者耳聞、目睹並採訪調查的三件代表案例,來檢視公部門在員工協助方案、職場霸凌防範政策,幾乎形同虛設甚至是行政機關刻意忽視,以致公部門職場霸凌事件不斷,令人扼腕不平。

今年初,臺中市政府觀光旅遊局局長林筱淇,遭同仁以聲明稿控訴其領導能力有問題,甚至對局內同仁職場霸凌,指林筱淇對待部屬刻薄酸語,鄙視部屬才能,每天被局長的情緒霸凌,以致觀光旅遊局士氣低落,員工對林筱淇失去信心。對於林筱淇領導風格情緒化的傳聞,在市府及新聞圈早就廣泛流傳,新聞同業們只是在等著他出狀況,果不其然,不適應其領導風格的公務員,陸續提早退休、調職或離職,導致聲明稿的控訴,當時臺中市議員賴佳微,還為此事件特別關心、質詢。不過,市府的處理,最終也不了了之。

近期,臺中市南屯區公所區長簡士喆,也因職場霸凌部屬,導致公所員工請調、離職,甚至有同仁提早退休,在市府民政系統與新聞圈中議論紛紛。簡士喆經常把部屬叫進區長室,對部屬指責謾罵一兩個小時,甚至有女性主管當著所內同仁前,被簡士喆責罵到情緒崩潰,難忍情緒哭了出來,不少公所目睹的員工形容,簡士喆在謾罵同仁時,謾罵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內容不斷重複,根本是歇斯底里。還有位課長生日當天,下班後跟家人聚餐慶祝,餐敘時,簡士喆語音LINE這位課長,責罵了一個多小時,全家人看著他被長官刻薄酸語的霸凌整個慶生時間,哭著要爸爸退休,別委屈了。如果對比林筱淇與簡士喆對部屬的霸凌,林筱淇還是因公求好心急,但簡士喆根本是在跋扈酷吏、凌遲部屬。

前年6月,臺中市西區公所,因為舉辦鄰長旅遊活動,當時公所長官堅持要在一般上班日舉行,但大多數鄰長本身都有工作,難以請假配合,承辦的課員林聖訓向長官反映,是否可以改在假日舉行,活動推動會較順利,但被長官否決。林聖訓夾在長官與里鄰長之間,壓力頗大,眼看活動日期將至,鄰長報名人數寥寥無幾,但公所執意要林聖訓完成任務,林聖訓不堪家庭與公務的壓力夾擊下,竟選擇在上班簽到後,到臺中教育大學從九樓跳樓自殺,實令人惋惜與不忍。

臺中市政府這三件霸凌事件,在媒體批露之後,涉及霸凌的官員並未被懲處,而是以檢討方式最終不了了之,經記者調查發現,涉及霸凌的官員其背後都有民意代表撐腰,甚至有官員疑似受背後民意代表的授意,以霸凌逼退同僚空出職缺,好讓民意代表安排其屬意的人選接任。

政府是國家的機器,公務員為國家機器的動力,這個動力的強弱,攸關國家政策品質與社會的進步發展,公務員依法行政為民服務,但公務員若失去了為民服務的動力,這個國家機器的運作就會產生嚴重問題,導致政策推動效率弱化。而影響公務員失去動力,讓國家機器產生問題的原因,往往不是公務員的素質,而是受民主政治中「政治分贓」與「官職輪替」的影響。

美國行政學之父,前美國總統威爾遜曾說過「行政人員對政治老闆效忠,就是尊重民意的表現」,所謂對「政治老闆」效忠,指的是有任期限制的民選縣市首長,但少數公務員為求升遷官職,政治選邊靠,其政治老闆表面是有任期的縣市首長,但實際效忠的,卻是選靠的無任期限制的民意代表。

當前臺灣的民主政治發展,已扭曲成同黨縣市長與同黨民代,在選舉時的選票合作共構關係,讓執政者與監督者的角色混淆。尤其,縣市長當選執政後,政治分贓制讓各級民代有機會介入行政機關的公務員升遷與官職輪調,且在政治酬庸的可能下,政府首長任用非專業的政務官來領導專業的技術官員,以致少數公務員為求官場順暢「蘿蔔找坑」,不得不為自己再找一個「老闆」來依靠,以庇護自己的蘿蔔坑。

以臺中市政府近期發生的公部門霸凌事件,不難看出其背後可能存在的「拔蘿蔔種新蘿蔔」戲碼,只是這個霸凌個案的蘿蔔拔得實在太難看了,才引發媒體關注,仗義執言,可惜,新朝的臺中市政府沒有因為政黨輪替讓行政正義伸張,倒有似前朝新官上任後的「蘿蔔大採收,再種新蘿蔔」的戲碼劇情。

威爾遜在行政革新的理念,主張應將政治因素完全抽離行政的領域,他說,文官改革很明顯是屬於公職生涯的道德領域,是以公信力與超越政黨派系的特質,並樹立公務員的尊嚴。威爾遜也強調,行政是在政治的適當範圍之外,行政的問題並非政治問題,不應受政治干擾,雖然政治為行政設定政策任務,但行政官員不應受到「政治」把持。

威爾遜也曾引述德國政治學者Biuntschli的觀點強調,「政治是屬於政治家的範疇,行政則是由技術官員負責處理的層次」,反觀臺灣的政治與行政生態,有如「政治是屬於政客的舞台,行政則是由政客負責導演的層次」,身為政府首長、民意代表們,都應該慚愧的反省選民那一票「選賢與能」的期待,而公務員也應該思考,行政責任與公務員志節尊嚴的初衷。

以臺中市政府近年相關單位所發生的職場霸凌事件,顯現出「員工協助方案」雖已列為重要宣導業務,但行政單位視而不見,少數各級主管如扯後腿般,令基層員工在官威霸凌下終日惶恐,如同俄國小說巨匠,安東.帕夫洛維奇.契訶夫,在他的〈小公務員之死〉小說中所描述的,長官的官威會令小公務員深感恐懼,在惶惶不可終日的恐懼中,竟然就此一命嗚呼了。

一個公務員之死?公務員的無助,公務員的心「委屈了」,行政效率怎會提升,公務員的「尊嚴」沒了,公務員的「生命」還在嗎?公務員沒有了志節、尊嚴、生命,行政機關就只剩殘殼,這是上級領導者的無能,單位主管的無能、更是市長的無能!是誰讓公務員沒了「生命」,而死的,豈只是一個公務員而已。




資料來源: